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伪面①

注意!!!!!
药婶,婶有名字,安澄奈绪

审神者性格扭曲
平行世界观
存在两个“安澄奈绪”

角色是阿官
ooc是我的
踩雷点责任在我和药研无关
接受往下


go








第一章  秘密

当初到底是为什么选择了药研藤四郎呢?
视线聚集到背对着她的那个身影上,穿着白大褂的人背挺得笔直,低下头专注的批改公文,炽烈的阳光散在他面前的庭院中,看起来却反而像是他在发着光一样。

原本是属于审神者的工作,但药研藤四郎做起来甚至比她这个空有名头的主人更为优秀。
不得不说他是个无可挑剔的好下属,出阵内番安排人手样样在行,哪怕是作为情人,安澄奈绪也找不出他有不好的地方。

但是心里涌动的不安却在与日俱增,仿佛要溢出来,将她淹溺其中。

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不安。

最初选择药研作为恋人,就是因为他可靠体贴,无论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心交给他,不用担心因为和付丧神在一起而造成的麻烦,不管是接受还是拒绝,药研都会处理好。

而正如她所想,药研思考了一会后回答她:“那么……以后多多指教了,大将。”

棱模两可的回答,简直不像是在回应告白,而是在面对什么公文一样公事公办,甚至药研的神色里隐约有着无奈。

说是喜欢她,不如讲是作为刀剑对主人的顺从。

在之后的相处中,药研还是像过去一样,既照顾她却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亲昵,成为恋人和没有成为恋人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或许是觉得拒绝审神者会带来一系列的麻烦,也不是没有过因为付丧神没有回应自己心意而暗堕的审神者,于是干脆的答应了她。

对此安澄奈绪并没有什么不满,甚至她松了一口气。

未来如何,她不是没有思考过,但无论怎么想,和付丧神确定关系只会带来一系列的麻烦,只是在一群和亲昵的挽着付丧神的审神者中,她不能显得格格不入。

原本安澄奈绪也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审神者,她不像其他人,接受过在职培训,就连与付丧神的相处,她也小心翼翼,生怕做出什么另他们不满的事情来,将本丸变成她看过的文中的黑暗本丸。

如果不是药研一直在替她处理公文,也许她早就穿帮了。

而暴露的后果是什么,她和药研都很清楚。
如果说他们有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那么就是安澄奈绪并不是原本的审神者。
即使有着一摸一样的长相与声音,但不是就不是,药研与她都十分明白这一个事实。

在安澄奈绪原本的世界中,药研只是一个叫刀剑乱舞的游戏中的角色,当初玩游戏的时候她十分喜爱这把短刀,可过了一阵子后兴趣消退也就毫不留恋的将游戏扔在一边。

所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本丸之中,她一度惊慌失措。

原本的审神者已经消失了两个月,很多付丧神都变回了本体沉睡,只有身为近侍的药研第一时间发现了她。

当时药研已经十分虚弱,灵力的丧失让他移动都十分困难,即使如此他还是死死的抓住安澄奈绪的衣角,像是抓住救命稻草那般恳求道:“不要再走了……大将……”

一向以不惹麻烦为先的安澄奈绪,望着药研藤紫色的眸子,嘴张了三次,愣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点头轻轻的说了一句:“嗯。”

学了点儿关于契约的常识之后,安澄奈绪想来正是那个轻飘飘的“嗯”让她签订契约成为了这座本丸的第二任审神者。

说没有后悔过是假的,她没有答应的话完全可以拜托时之政府将她送回原本的世界,去过她原本平淡无奇的人生,可是老土的假设一下,倒带重来,她还是会选择握住药研的手。

因为那时安澄奈绪真切的感觉到了倒在她怀里的付丧神传来的温度,药研藤四郎,不是屏幕上冷冰冰的立绘,而是有血有肉,真实的存在。

哪怕如梦似幻,但一切都是真实的。

再也没有任何一刻像当时那样,让安澄奈绪感觉到自己还活着,拥有着一往无前的无畏勇气。

察觉到审神者投过来的视线,药研回过头关心的问:“大将,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

就像他意料之中的,审神者扬起笑脸,掩去若有所思的神色,温柔的说:“你继续忙你的吧。我只是有些倦了。”

说着她背过身去轻轻打了一个呵欠,像是真的倦了一般,摆着手将事情交代下去:“药研辛苦你了,我想去睡会,等下吃完饭不用喊我了。”

安澄奈绪起身脚步匆匆的往楼上审神者的房间走去,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一样,可是她的身后只有凝视着她的药研藤四郎。

“大将,不用这么勉强也可以的。”

药研低低的声音传来,安澄奈绪身形一顿,然后用了更快的速度上楼。

她明白了她在不安着什么。

评论(1)
热度(8)
2017-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