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第一题 想给清光涂指甲

自我满足的产物

有审神者但不出现名字

可能每章审神者的私设都不一样

接受往下

伸过来的是一双非常漂亮的手。
十指纤长,骨骼分明,仿佛白玉雕琢,如果不是触碰到手掌中微硬的茧子,几乎让审神者忘记这是一双握刀的手。
桌上的开盖的指甲油散发出独特的气味,意外的是味道很淡,和着混在风里的花香拂过来并不难闻。
对面就是加州清光,他用另一只手托着脸,歪头注视她。
正好是近侍当值的日子,其他刀出阵的出阵,远征的远征,醉酒的醉酒,诺大的本丸像是只剩下了审神者和清光。
埋首于公文的审神者偶然抬头看见依靠在门边的加州清光侧过头看庭院中的樱花,审神者忽然心中一动,好像回到了本丸最初只有她和清光的时候,然后她对清光说:“我帮你涂指甲吧?”
完全没有问清光需不需要,就这么突兀的提出来了,但是清光也只是微微一愣,就笑着答应了。
结果就连指甲油也是他准备的。
就连原先涂的指甲油也洗的干干净净。
“先说好,太复杂的我还是不会。”
加州清光看着别别扭扭的偏过脸去的审神者弯起了眉眼,自然而然的回答:“是主人的话,怎么样都没关系哦?”
轻轻捧着加州清光的手,审神者捏起小刷子在瓶沿上刷了两下,略一迟疑,率先涂起了中指。
划下去的第一笔是浓烈的红色,柔软的笔刷轻轻的将色彩覆盖上去,直至落下最后一笔,审神者都能感受到加州清光朝她望过来的柔软目光。
审神者一直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像是绘制什么名画一样,虽然只是单纯的填色工作,但是审神者依旧像是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上面一样,简直就像她面对工作的样子。
阳光洋洋洒洒的透过樱花瓣撒下来,整个春日的午后都弥漫着令人餍足的慵懒气息,虽然有近侍,但是审神者却是一直独力完成公文,于是近侍的工作,大部分变成了这样在旁边无所事事看着她工作的时光。
唔,好困。
脑袋昏昏沉沉的,在这样的春日里几乎要睡过去。
然后审神者突然说,清光,帮你涂指甲吧。
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涂完了指甲,加州清光伸开手指,一簇阳光照过来,红色的指甲上像是涌动着金色的河流。
看起来和平时自己涂的不一样。
“清光。”
审神者却像是有点不安的样子:“这种事情,我果然还是不很擅长。”
毕竟平时都没有用过化妆品这些东西。
“很漂亮哦?我有变得可爱吗?”加州清光看到了审神者的手,素白的,没有染上任何色彩。
“嗯变可爱了。”审神者站起来摸了摸加州清光的头,“但清光一直都很可爱嘛。”
“那我也帮主人涂吧?”
加州清光跃跃欲试,从桌子底下拉出一个盒子,里面形形色色的指甲油和不知名的工具晃花了审神者的眼。

然后审神者发现清光才是专业的XD
觉得我文力不足完全写不出那种场景。
本来想象里还有吃点心但是指甲油没干所以清光求投喂的一段。
总之这一题就这样了xd
明天下一题给小狐丸梳头
妈惹我才发现最后的那个字错了是“眼”

评论
热度(14)
2017-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