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应许之地(二)

应许之地(二)

角色是阿官的ooc是我的

三山

后期审出没

文笔渣

接受往下

go




Two

偷听墙角并不是山姥切所愿,但是这明显在发生什么欺凌事件他也不能坐视不理。

他视线落在靠近另一边门的扫把上,能拿来当武器的也只有这件东西了。

里面的说话声低了下去,只有翻动人体的声音依旧清晰。山姥切握紧双手,屏住呼吸。他需要迅速拿到扫把,再出其不意的冲进去,才会有打赢三个人的希望。
但现在他还不敢轻举妄动,房内只有两个人的说话声,可是应该还有第三个人。

山姥切集中注意力,却还是找不到一点第三个人的动静,就好像他不存在,或者说他现在不在房间内。
低低的笑声响起,里面的人声音大了起来,足以让山姥切听清:

“堀川国广,你有一个哥哥,对吧?”

堀川的哥哥就是山姥切。

他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目光盯着不远处的扫把,暗暗蓄力。

再次传来人体撞击地面的闷响。

山姥切脑袋里轰的一声,什么都没想就迅速抓起扫把冲入房内,对着一个白衣的男人就当头打下,“放开堀川!”

白衣男人惊诧的回头,手里还抓着堀川的衣领,看到山姥切下意识喊了一声,“队长?”

他就这么楞在那里,像是见到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眼看着扫把向他落下来。

砰的一声,从旁边闪进一个男人,用尚在刀鞘的刀接住了这一击。

双方用手中的武器格挡住对方,都停下来,谁也没有先动。

他们的距离极近,山姥切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然后他一眼望进了男人的眼眸中,像是深沉的夜色中悬挂着三轮日月,瑰丽的光芒在眼底流转,映出山姥切略带惊异的脸。

那双独特美丽的眼睛,接近完美的脸庞,周身优雅的气度,都明确无误的告诉山姥切,在他面前的人的确是那个三日月宗近。

尽管他身上穿着奇怪的蓝紫色狩衣,手里握着一把看起来是真货的日本刀,就像一个古代武士。

但也仅是惊讶了一瞬间,山姥切就加大手上的力气,借着反弹的力道往后一跳,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警惕的看着对面。

“哎呀,真是吓到我了。”

白衣男人放下堀川,拍拍手,从三日月身后走出来打量山姥切。

山姥切握紧了手里的扫把柄。

他注意到白衣男人腰间也别了一把日本刀,衣服的样式同样奇怪,甚至披着铠甲。

三日月也用审视的目光看山姥切。他们的目光令他感到不舒服,原本他就不喜欢别人的注视,何况他们的眼神很奇怪,像是怀念,又像是期待。

回应期待这种事情,山姥切最不擅长了。

三日月收回目光,垂下眼帘,道:“鹤丸。”

“知道了,知道了。”

鹤丸说着把腰间的刀取下来,弯下腰将刀滑了过去。
“拔刀。”三日月说。

山姥切迟疑的捡起脚下的刀。那柄刀入手沉重,无论是刀坛还是刀鞘,都铭刻着繁复华丽的花纹。

他拔刀出鞘,清亮的刀身上映出山姥切复杂的神色。这是把开了刃的真家伙,三日月显然是要和他用刀解决。
问题在于山姥切根本不会用刀。

对面的男人做好了起手式,身体微倾,右手握住刀柄,目光直直的注视着他。

刀刃在昏暗的灯光下闪过寒芒,山姥切向前一步,有样学样的模仿对方的姿势。

三日月眼中异色闪过,执刀凌厉的向山姥切攻去。刀锋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山姥切堪堪挡下这一击,却因为三日月手上的力道而后退几步。

“太弱了。”

对方说话的声音不大,隐隐带着失望。

山姥切不知道他到底在期待什么,但是对方的实力确实远高于他。几番攻击下来三日月打掉山姥切手上的刀,刀锋直指他的咽喉。

像是他弱到连警惕都不屑,三日月收刀望向另一边。那里空无一人,只有堆砌的木箱。

“是吗?我明白了。”

在说出了莫名奇妙的话后,他向鹤丸点点头。鹤丸抱起堀川将他放到了那个角落,山姥切的目光紧紧跟随堀川。堀川昏了过去,脸上带着明显的伤痕。

鹤丸扭头看向山姥切,“队长,刚才对不住了。”

他尚来不及消化这莫名其妙的话,三日月就忽然挡在他身前,遮住了山姥切的视线。

“你以后就会明白的。”

三日月说,“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评论
热度(10)
2016-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