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  6

窗外有如积木拼凑的灰白建筑僵硬的卧在地上,像是被蚕食殆尽的甲虫剩下的空壳,秘书伊万打开车门,俯身做出请的姿势,漂亮的金发在灰暗的天气里叫人舒心。

 

      “今天您要慰问这里。”伊万灰色的眼睛像是猫一样,他伸出手扶住我,一瞬我们靠的很近。“一个孤儿院,十年前那件事情。”

 

       “在之前你没有说。”我不动声色的接过他递出来的纸条,“伊万,十年前的事一直是个禁忌的话题。”

      

         "我很抱歉,小姐。昨天到今天您都太累了,一群孩子做不了什么。”伊万露出狡黠的笑,“这对您并不是什么禁忌。”

 

         “那我今天来是做什么呢?”我也笑了,把手里的包交给他。隔着很远的地方警卫向我敬了个军礼,他错开一步让出了身后瘦小的女人,女人穿着黑色的长裙,就像这地方一样暗淡,她小步跑上来,诚惶诚恐的说:“对夫人的造访感到无限荣幸。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汉娜·菲尔德。”

         

           “请你带我们看看孩子。菲尔德夫人。”伊万说,“V家的光辉庇佑这里。孩子们一定很可爱。”

    

            汉娜在我们前面引路,穿过一个又一个站的笔直的军人,我们走进建筑里。单调灰白的大厅穿着白色衣服的孩子们整整齐齐的站着,说是孩子也不贴切,他们中大部分的男孩脸上有了短小的胡子,女孩们发育出了姣好的身体曲线。

          

          一群孩子做不了什么,但那群孩子要长大了。

 

          他们中最大的和我同岁,我走上演讲台,看着他们的年轻的脸,他们也看着我,神色中透出迷茫。

         

          然后我突然明白,kaito为什么急着让我来这里,为什么要我鼓励他们去参军。

 

         “就如诸位所知,你们的父母都是荣耀的军人,为了守护人类,为了你们生活的幸福而付出了生命。而现在,这份荣耀将在你们身上延续。”

      我说着谎言,哄骗一群孩子去送死。他们将要去的地方再清楚不过,他们会守在天幕系统的边缘,科技能照亮人类的最后的地方,去阻挡一百年前还是他们同胞的人进入。边界的防护稀薄,必须穿着防护服才能避免辐射危害,即使是这样,大量的辐射仍旧缩短着每一个戍边士兵的生命。

 

      伊万在演讲结束时领头鼓掌,热烈的掌声响起来,孩子们交头接耳,讨论参军的事情。事实上他们别无他路可走。义务的抚养只会持续到十八岁,免费的教育不能让他们接受更高等的教育,何况这些孩子身上还有他们自己都不会知晓的障碍阻挠他们过平凡人的生活。他们的人生在他们的父辈反抗v家的那刻就被注定。

        

        他们得偿清父辈的罪行。

 

      菲尔德夫人在演讲后战战兢兢的带着我慢参观孩子日常生活的地方,我对着记者的镜头微笑,弯下腰抚摸孩子的头,除了和十年前的事件有关的孩子,这里每年都会收容新的孩子。资源太紧缺,对于一些父母,遗弃孩子才能让他们活下来。

 

      那是一个穿着白裙的小女孩,孩子们穿着一模一样的制服,用着一模一样的东西,脸上露出一样的笑容,好像是从模子里出来的加工品。记者拍摄结束后我就再也想不起这个女孩子的脸了,尽管她笑的一脸天真,把我说要带她出去玩的话当了真。

 

     要做给公众看的部分已经完成,我向伊万点点头,他明了的让其他人退开,留下了菲尔德夫人。瘦小的女人小心的站在一边,头垂下去,双手交握,手指紧张的绞着。

    

     “从刚才我就觉得这里太单调了。”我转了个圈,双手背后走近菲尔德。“孩子们应该生活在色彩更明亮的地方。”

 

      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反应过来后她一直紧绷的脊背松弛,“谢谢您,孩子们会感谢您的。”菲尔德夫人露出真心的笑容,然后她屈膝行礼,“夫人,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

 

      

      “那么,之后我们要送来一个孩子,请您好好照顾她。”伊万接过话,他扶起菲尔德夫人,凝视她早已不年轻,刻上了岁月痕迹的脸庞,“这个孩子有些特殊。她的精神不十分稳定,请您尽量不要让她接触陌生人,这会对她造成刺激。”

      

       “我相信您会照顾好她。”我说,“那孩子的存在对我们非常重要。”

         菲尔德夫人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现在很少有人用这种宗教的方式发誓了,神并没有拯救人类。

     

          “以主的名义。”她说“我会照顾好那孩子。”

 

          伊万退回我身边,我点点头。今天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离开孤儿院,返回位于v11中心区的宅邸。

          

           “伊万。”我再次叫住他,“这一切有意义么?”

            像是上方污染严重的大气层透不出星光一样,他灰色的眼睛里好像永远也不会有他心底的情绪。

          

             “当然。”他说。

         


评论(4)
热度(10)
2016-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