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 5

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我还是V11区合格的花瓶,区别是从开始磕着碰着怕碎了到摆放在桌上习以为常。


kaito毕竟太年轻,许多的事情他都力不从心,渐渐的他在餐桌上也会露出疲态,我在他身旁落座为他倒酒,他没有拒绝,终于我开始为他整理每天出门时应有的仪容,做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情。


然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len君不再出现在餐桌上。黑暗里浪漫的烛光发出柔和的光芒,我和kaito相对,却感到冰凉的孤单。


好像我和len君的交集到此为止了。我们偶遇的时候彼此点头微笑然后擦肩而过。


本来我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那一天。


飞船的发射失败了,整个V11都好像被阴沉的空气笼罩,我以为kaito今天会待在研究基地,就去他平常住的房子取昨天落下的东西。我们的居所一直是分开的,除了有时候晚餐过后我会留下来。


这种事情也可以叫女仆去做,但就在那天,我不可抑制的想去,如同命运开玩笑的安排。


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听到了楼下的脚步声,在我反应过来以前,就下意识的躲进了旁边的房间,而在听到喘息声以后,我愈发的尴尬,更加不能走出来。


“研究失败了。”我听到kaito的声音,压抑着什么一样,“你有什么解释吗?”


“没有。”


回答的声音清冷而熟悉,在发出惊叫之前我捂住了自己,那是len君。


“是吗?嗯?”kaito开口说出嘲讽的话语,然后是一声重响,我面前的门震动了一下。


更加清晰的喘息声传进来,我僵硬着身体动弹不得,接着是衣物撕裂的声音,在一片寂静里刺耳得如同划过指甲划过黑板的噪音一样另我捂住了耳朵。


“拜托,不要在这里……”连君发出含糊的音节,忍耐着什么一样,“不要……这样……”


手轻轻贴着门感受到另一边的震动,慢慢的蹲下来,明明眼前只是一片黑暗,我却闭上了眼睛,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


我忘了过去多久,灯倏忽亮了起来,我抬起头,连君身上狼狈的样子和突然出现的强烈光线一样,让我再次闭上眼,然后我缓慢的站起来,对上了连君那双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极其漂亮的眼睛。


他稍微露出了惊讶,反手锁上了门,走近我伸出手像是想触碰我的脸,我的手动了一下但最终我没有什么动作,他的手指轻轻在我脸上擦过。


连君费力的拿出了一个隔音装置,打开后他后退了一步,微微的低下头,金色的发丝遮掩住了他的神情。


“你哭了。”他说。


我难看的撇了撇嘴角,想尽力往上显出一个微笑的弧度,连君说完以后却绕开我走向了和房间相连的浴室。


“要问什么的话……请等一下,现在这个样子,…非常抱歉。”


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中我还站着,心里好似烈火灼烧大脑却在飞速的思考。连君和kaito君的关系不能公开,不管连君是否出于自愿,我必须保全kaito的利益,必要时哪怕是len君……


哪怕是……


我回过神来握紧拳头指甲刺入肉里,更加绝望的灰暗笼罩过来,不能这样对待len君,你在想什么呀,len君他不是……


咬紧了嘴唇磕碰出的血在口腔里满意,仿佛铁生锈腐蚀的味道,连君穿着浴袍站在了我面前,静静的看着我,受了诱惑一般,我从不从像现在这样一寸寸的用目光仿佛要把他的样子刻进心脏。


……你喜欢的人吗?


他偏过了头。


“质问也好……什么都好……我都接受的,miku。”


“kaito……他在隔壁吧?你留在这里好吗?”嘴里吐出违心的话语,我转过身不想他看见我脸上的表情。


“他……”连君顿了一下,声音从背后传来,渺远得不真实。“不喜欢睡着了以后身边有人在。”


“连君好像对kaito很了解呢。放宽心,我什么也不知道。”不是的,我并不想说嘲讽你的话,比起这种被双方同时背叛的感觉,我更不想你脸上流露出悲伤的神色。


“只是要你配合一下。不要让他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你知道的吧?”并不是这样的,拜托了,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分担你的痛苦。


没有回应,我忍不住转身,len却在这时一把拉过我一起倒在床上,我半撑起身体,俯视连君,还来不及说什么质问的话语,他脸上浮现出嘲弄的笑容,拉开自己的浴袍,把脸偏向一边。


刚刚洗浴过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但从胸口蔓延到脖颈,一片细密的吻痕如同烙印。


我半跪在他身旁,手指贴上印在锁骨上的一个,清晰的体温传来,他瑟缩了一下,并没躲开,也没用扭头看我,目光仿佛望向了很远的地方。


“你……自愿的?”


“你们还会问别人是不是出于自由的意志?没关系的唷,外面不会听到,现在守卫也是kaito身边的亲信,不想被察觉的话,你要明天才能出去。”


“你想要做什么……都没关系的。利用,伤害别人……不正是V家所长吗?”


他说完嘲讽挑衅的话,就闭上眼睛像等待什么必然结果的来临。我掩上他的衣服,看着连君的倔强的神色,忍不住伏在他的胸口,哽咽着支离破碎的说:“对不起……我什么也没办法为你做。”


很久以后我感到他的手臂横过来手轻轻抚在我的后脑后。


“没关系的。”


连的语气柔软下来,好像初见的舞会时那样温和的说:“miku也有做得到的事情。”


别答应他别答应他,那是恶魔的低语会毁了你的一切会让你万劫不复堕入深渊。


虚弱的犹豫的我的声音坚定的响了起来。


“好。” 


☻///////////////////我是萌哒哒的分割线(:3▓▒///////////
艾玛终于写到冰蕉关系揭开的剧情了,选了miku视角的我终于进入了主线啊。选miku视角的原因也码一下:
①不想太虐冰蕉
②作者找虐
③不一样的视角也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到时候写个其他视角的番外补充


评论
热度(11)
2016-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