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 4



混乱的思绪如同新婚那晚轰鸣的烟花礼炮一样在脑海里炸开又纷纷扬扬落下。


俄罗斯方块的界面上,我看着落下的方块一个个堆积,最终碰到顶端,“game over”的字样跳出来。


就像俄罗斯方块一样,正确容易消除,错误总是难以挽回。


与起音美可谈话回来,我试图整理思绪,但是len的身影却渐渐浮现在脑海里,甚至等我回过神来,他的名字已经写满了一张白纸。


我伏在那张写满名字的纸上,脸贴着另一个人的名字,仿佛如此可以靠近他一些,然后苦笑起来。


错误总是难以挽回。


对于婚姻,我并不存在什么少女的幻想 ,只是有一些界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越过去的。


那是不能言说的秘密。


我点燃了那张纸,纸张被火舔舐的部分蜷缩起来,化为飞灰飘散,一瞬间我觉得那像是振翅的蝴蝶。它向着自由,而我依旧被束缚。


我想起kaito在婚礼上郑重其事的发誓,和他现在疏离的脸庞。


这次很顺利的在纸上做出了利弊分析,把我们过去未来的关系层层解剖,褪去那层温柔的浮水,我看到了铁牙狰狞的部分。


从一开始,我们谁都不坦白。


V9和V11出于政治目的的联姻,是金钱和权力的交易。V9需要更多的参与光明海计划,而以科技和军事为重的V11则索求更多的支持来维持研究。


开始于十年前的光明海探索计划,是指在星辰大海中寻找人类未来的希望,新的殖民星。


地球的环境已经恶化到再难支撑的地步,尽管天幕防护系统隔绝了大气层中的辐射,但巨大的能量消耗越来越难以为继。况且能在天幕下得到保护的土地只有人类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而天幕外存活的人类不仅少之又少,还因为受到辐射而导致了不可控的变异。


内部已经到达了极限,光明海计划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赌注是文明的存亡。但光明海之下,无底的深渊相伴而行。


“遥远的星辰存在人类唯一的光明。群星如同海洋,而人类的光辉如此渺小。”


这是刻在V家初代家主墓碑上的话,每次清明祭奠的时候我们都要站在那个一百年前竖立的墓碑上,轻声念诵那句话。


那时所有的V家人也会聚集在一起,墓地位于V11区的赫墨拉,以黎明女神的名字命名。


V家是一个家族,却不是彼此间都拥有血缘关系。主系与旁支的关系犹如延伸而上枝繁叶茂的一棵树,主系是树的躯干,旁支是其上依附生长的枝条。
而这棵树扎根生长的地方就是11个处于天幕系统保护下的地区。


我起身把纸张放到碎纸机里处理,然后放入特定的回收箱里,地球资源紧缺,那些无论是写着情语的书信或者机密文件,使用完后的三个月内都要回收利用。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我意外的看到len君站在门外。


他没有穿着军服,而是简便的休闲装,见到我迷惑的样子,他做出了邀请的姿势,微微弯腰说:“兄长忙于事物,所以陪夫人熟悉V11区的事情将由我陪同。希望您准备一下。”


前几天我要求过 系统的熟悉11区,kaito当时不可置否的微笑,却终于是答应了我。也许他也意识到放着我在角落里长蘑菇到底是浪费了。


我点点头,准备回去换衣服,连却突然拉住了我,他的食指抵着嘴唇,凑近我神秘的说:“请穿得简单一些,这次是私下的,夫人想起哪里都可以唷。”
镜音连,连君,len。


呼吸如同被扼住,我抵着门,门外的他在静静的等待,也许他也正靠在门外,这样一想,就仿佛有热度从门上传来。


但这道门,穷尽我一生,最终也没有跨过去。


我打开了门,门外却不是我等的人。


那时我头一次知道喜欢是这么令人难过的事情。


所以在最后一刻,我原谅了kaito,我们都太难过了,不需要更悲伤了。


我觉得我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天,甩开了所有的保卫在大街小巷乱窜,踏遍了V11所有的商铺,穿起漂亮的衣服给喜欢的人看。可事实上时间比永远更长,那天的阳光太灿烂以至于在记忆里len的笑容都模糊不清,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笑。


len没有带我去该去的地方,但我一点也不在意,只有那一刻,我希望过自己是个普通的少女。

评论
热度(9)
2016-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