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安

因为你是我无法相遇的奇迹,所以我只好在幻想中实现与你的相遇

© 途安

Powered by LOFTER

Chapter 2

母亲大人准备已久,尽管时间仓促,却办的风风光光,我的婚姻不容我的选择,我的婚礼也是母亲的意志。


身上华美而厚重的礼服一定让我看起来像个乖巧的,但毫无生气的人偶。相反也穿着繁复礼服的kaito露出温和的笑容,轻柔扶住我的手,优雅的行了一个吻手礼,然后挽着我的手臂,步入威斯特敏教堂。


原本高高得直指天穹的尖顶在现代真正高耸入云的建筑面前如同刚齐成人膝盖的孩童,但每处线条都透露出时间沉淀的典雅。这是为数不多保存下来的旧时代的建筑,曾经被称为伦敦的城市能留下的一小片骸骨。


像这种地方,能来和会来的人都不会多,每个人都极尽盛装小口啜饮红酒,仿佛那些当初时光中的亡灵活了过来,所有的喧闹都模模糊糊得不真实。


等候的主教双手按在圣经上,以肃穆的口吻缓缓说:“初音未来小姐,你愿意成为始音海人的妻子,相伴一生,无论疾病,灾祸,生死都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


我的语气平平淡淡,既无喜悦亦无悲伤。只是一种等待着降临的无可改变的命运终于到来时解脱的感觉。


“那么始音海人先生,你愿意成为初音未来的丈夫,一生保护她,无论疾病,灾祸,生死都不离不弃吗?”


kaito没有立刻回答,他牵起我的手,转过身来面向我,蔚蓝的眼睛很像我期待中真正的大海,眼神幽深如同风平浪静的海面。我很快低下头,他比我高,我就只能看着他白色的军礼服上缀着的徽章。


他说我愿意的时候,我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kaito很适合穿白色。


我一直觉得白色是很挑人的颜色,而黑色则是容纳一切的颜色,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你都可以穿,任何人都看不出你是带着何种心情,是合适的喜悦或悲痛,还是和脸上的面具相反的心情来出席典礼的。


连君就是穿着这样一身黑衣服,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


复古的婚礼也有古旧的形式,宣誓过后男男女女挽着舞伴跳起古典的华尔兹,柔和昏暗的灯光下,我看这一池繁华。


明明是我的婚礼,却永远有人比我显得更高兴。


作为一个掌权不久的领导者,kaito显然还无法很好的与他父亲身边的人很好的磨合,他欠缺威信,许多下达的命令也会被有意无意阳奉阴违。即使是在婚礼上,他依旧有处理不完的公务。一个人小步跑到他身边耳语了一会,他就只能歉意的看着我,我点头,主动握住他的手显示自己不在意。


kaito是一个贴心的人,为了不让我呆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他吩咐部下叫来他的弟弟。


他得体的对我欠身行礼,金发在混成一块的黯淡灯光下却比阳光更加耀眼。
“我是镜音连。夫人,您介意和我跳舞吗?”


他微笑着说,翠色的眼瞳像是春天嫩芽上的新绿,冬天的所有肃杀都散去了,那种颜色叫人从心里生出希望来。


我机械的把手伸向他,我觉得身上每一个骨节都在咔啦作响,僵直的脊背就像钉下去了一根长钉,动弹不得,呼吸微弱的起伏着如同被扼住喉咙。


无数个夜晚我体会到的,在那些梦里,和繁华的喧嚣的迷幻的城市无声的对视,风声在耳边呼啸,无限的贴近着。我清晰地感觉到身体因为恐惧而战栗的发抖,但内心深处更隐秘的地方兴奋在鼓胀,那种油然而生的喜悦如同潜行的毒蛇缠绕我的心脏。


并非不知道镜音连的存在,哪怕身为私生子得不到身份上的承认,连君却得到了天赐一般在科学上的才能。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同父异母的哥哥,都不得不倚重他来完成飞船的研究。


他的资料在一天以前就摆在我的桌上,照片上金发碧眼的他眉眼温柔,精致的面容上习惯性的露着礼貌的笑。


那时候我就想,他的眼睛真漂亮。如果是这个少年的话,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温柔对待吧。


“您很紧张。”


连君低声说。肩胛上男生手心里温热的体温好像在肌肤上燃烧起来一样。我紧张的低头 ,不敢对上他的目光,那些感觉和想法,不能被任何一人察觉。


“不用担心。我等下会陪你和各位先生女士们稍作见面。舞会散场以后送你回去,然后就是兄长大人的事了。”


“谢,谢谢。”


连句道谢也不能完整的说出来的我大概让连君有些惊讶,后面介绍的时候他也像在照顾一个小女孩,挡住了大部分的话。


即使以后会被当做涉世不深的少女而让人愚弄,可我看着挡在身前的连君,最终选择戴上天真少女的面具,成为能被人宠的姑娘。


舞会散场以后连君护送我到一个古雅的院子前,典型的日本庭院,一棵樱花伸出枝桠花瓣纷纷坠落沾染了他的发丝。


夜已经深了,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绚烂的烟花点亮夜空。


连君注意到我的目光,解释说:“为了观看烟花 ,所以暂停了星体和月球的投影。”


“这里就是夫人的居所了。兄长大人还未归来,不过您放心,我会提醒他的。”


连君放开扶住我的手,招来了侍女,“毕竟让新娘等着可不好啊。”


但那天晚上,无论是该来的或者心中希翼的人,都没有出现。


我在轰鸣的烟花发射的声音中昏昏沉沉的做了个梦。梦里没有星辰没有月亮,黑漆漆的夜里我好像在哭泣,看着俩个人牵手远去。



糟糕透了。


[TBC]
注:由于kaito用起来写文不方便,所以有时正式外人称呼会用始音海人。
但愿我没记错。
有什么错误请指出,对于v家喜欢的时间不久,了解不深。

评论(2)
热度(12)
2016-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