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罗

药研是我的神明。
不接受任何药研腐向擦边也不行
趁着还能做梦的时候做梦
在走之前写完所有脑洞

© 沙罗

Powered by LOFTER

【Taleland企划】鹤丸线—鹤的报恩

此文加企划。 @Taleland企划
鹤婶
文笔有限,表达不出鹤丸万分之一好
轻喷

鹤的报恩

1

这个故事我从祖母那里听来的,就和大多数无聊的故事一样,起因是人类救了一只鹤,这不是重要的事情,人类总在救各种各样的动物,不是鹤就是狐狸或者狸猫。

那是矢车菊盛开最旺盛的时候,山野上大片大片都是这种花,高高低低随便的长在什么地方,风一吹就左右摇晃起来,很适合少年少女相遇。

我们故事的男女主就是在这里相遇的。女主是个瘦小却结实的姑娘,她并没有心思欣赏漂亮的花,在她眼里这些漂亮的景色并不如钱袋里叮当作响的钱或者米缸里白花花的大米动人。如果不是矢车菊可以制作花茶,她大概每天经过也不会多扫这里一眼。

生活磨平了她的好奇心,只要存在那对她就是理所当然的,她平静的接受一切,不管是为什么她小小年纪就没有父母,还是村里人总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她的生活里没什么好说的,每天都是重复的日子。她本人也不值得一提,没有耀眼的美貌,没有过人的才智,她就是那种丢在人群里就像是往沙滩上扔了一粒沙子那样毫无存在感的女孩。

她人生遇到过唯一的奇遇是有一个鹤化身的青年要报答她的恩情。

那时候她摔了一跤,扭到了脚,蹭破了皮,脸上沾着泥,狼狈的就像是在泥地里滚了一圈。但她还是得爬起来,采满一筐的花,回去把它们晒干换明天的饭。

这对她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习惯了疼痛。
令她不自在的是伸过来了一双指节分明,白净好看的手,目光往上看到了一个穿着纯白色和服,眼里带笑的青年。

她从前没有见过那样干净漂亮的青年,往后也没有。神明用最纯净的雪塑成了他的皮肤,拿最灿烂的午后阳光凝成他金色的眼眸,她能想象的所有干净美好都集合起来,变成了站在她面前的人。

漫山遍野的矢车菊随着风浪起伏就像是浪潮般的卷起她和陌生青年的缘分。

在衣服上擦了好几遍手,她都不好意思将手伸过去,于是青年弯下腰捉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起来,用最轻松的语调,问她叫什么名字。
“夏伊。”

她小声的回答,偷偷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夏伊从不在意因为风吹日晒而粗糙的皮肤,现在她却开始自惭形愧。

但青年握的很紧,他歪了歪头,像是困惑又像是好奇的又念了一遍她的名字,短短的名字被清朗的声音念出来,不知怎的就像一团火似的烧红了她的面颊。

就这样,他们相遇了。

评论
热度(14)
2017-11-27